五一
in 随笔 with 0 commentand 437 read

五一

in 随笔 with 0 commentand 438 read

小时候说起放假,并不是兴致纷飞,反而有点讨厌,特别是五一和十一这种小长假,因为恰逢是农忙时节,五一春茶最为旺盛,此时家里的茶园正是缺人手的时候,自然是躲也不掉。
种茶在我们家乡算是好打理的一种农作物,但是四季却是只有仲春和季春有收成,所以很多在外打工的家主多会在将大部分田里的庄稼换成茶叶,种的是本地的茗茶,叶小通透,茶绿油亮。相较于云雾,雨前龙井此类声名远播的茶种,自是马尘不及。但是四方乡里却是敝帚自珍,喜爱的很。
茶.jpg
自打我知事之日起,到了仲春时节,就跟着妈妈,挽着小篓,顶着小板凳极不情愿的一步一步挪到茶园。小时候很不喜欢这种乏味而又及挑战耐性的活动。本来小板凳是供大人站累了平时小憩所用,干这活儿,眼要急、手要快,性子还要稳;三天腰、两天腿,刚开始都会腰疼的,干上几天习惯了就会好的。去年新种的小茶树正好齐我膝盖,小腿高的板凳我直接据为己有,偷着舒服也是舒服,毛躁大咧的我随意哼哧的进度,瞧着我矮矮挪挪的样子,一起茶园的大人们也都笑呵起来。父亲看不过去了,走过来作势就要吼我几句,我很怕父亲,所以一看到父亲走过来,就立马站起来,撅着手扯两下茶芽最密集的一处,父亲看到摇摇头,顺手就拿走了小板凳,半蹲式的站在我旁边,将我之前“采”完的茶树,又是采出几把新叶。我只好吐吐舌头,嘿嘿的笑。到来初中时,十一二岁的我便不再像小时那般淘气与贪耍,家里初春芽茶忙碌一天,能在茶厂里卖到百来块钱,对于那时候爸妈给一天零花还只有两块的我来说,百来块简直是天价,当即约定,我采的茶,单独算!想着能挣点不菲的零花钱,不禁有些洋洋自得,爸妈也只笑笑,于是,跟着爸妈早上六七点起,仲春的太阳正学着和夏日一样老辣,那只是隐隐约约的,顾不得晒的我,心思只想着篓里茶叶别折了斤两,正午十分叶呼吸作用较强,加上气温高,累计多的话可能会“烧叶”,尽管如此,紧赶慢赶想跟上爸妈的节奏,但是他们总能将我远远甩下,在干劲被没有知觉的腰部和嘎吱嘎吱响的脖子消磨不剩几许的时候看看爸妈,动作还是那么娴熟,神情还是那般泰然,晚上父亲骑着摩托车驮着我和茶,心里怀着那份激动与希望,突突的跑到茶厂,总觉得卖茶的师傅很墨迹,嘴里叼着烟,斜眯着眼,手指点了点杆秤,22斤3两,听着和家里称的一样,心情就像那茶,火热透着清香,这份心情直到晚上乐呵的洗澡的时候,热水沾上被太阳一直眷顾的皮肤,那种灼痛才告诉我,这钱并不好挣。
采茶.jpg
家里的平常所喝的茶,大部分都是自己种的,父亲说过,一年家里要炒上十几斤茶才够喝,所以这种大工程是驼到离家最近的茶厂,炒茶也是极为熬神的过程,和大部分手工炒茶的工序一样,杀青,炒青,揉捻,干燥。茶厂最外面的炒茶机器像极了工地里和水泥的砂浆机,老师傅单穿一件背心,时不时提溜着一袋新叶扔将进去。茶通过高温,破坏鲜叶中酶的特性,制止多酚类物质氧化,以防止叶子红变;同时蒸发叶内的部分水份,使叶子变软,即为揉捻造形创造条件。炒青是利用微火在锅中使茶叶痿凋的手法,像是通过老茶师的手揉捻令茶叶水分快速蒸发,阻断了茶叶发酵的过程,并使茶汁的精华完全保留的工序。揉捻又有冷揉与热揉之分。嫩叶杀青叶经过摊凉后揉捻,以保持黄绿明亮之汤色于嫩绿的叶底,;老叶杀青叶不经摊凉而趁热进行的揉捻,以利于条索紧结,减少碎末。干燥一般就是将揉过的茶叶摊晾,干燥过程中,那种熟茶的香气扑鼻,便是可以尝到春天的气息。整套工序行云流水,一昼一夜之间,茶韵使然。家家户户也是使人留在茶厂,实时跟进的自己茶叶炒制过程,通宵达旦之后,茶袋一封,一年喝的新茶就有了。

从小学三年级到高中,五一假期基本都在茶园跟着爸妈身后,一指一捏,时而嘟囔着嘴,时而跟着爸妈聊着琐事,前两天姐在朋友圈发了几张回家帮着采茶的照片,茶园的日子依旧,茶叶那样绿,日头那么足。

评论